VIP中文 > 玄幻小說 > 萌狐悍妻 > 正文 第九十六章 昔人

正文 第九十六章 昔人

    在云霧之中,云河身上那破爛的青衣漸漸被化去,而這些白色的神力漸漸凝實,變成一件新的青衣。

    不久,云霧消散。

    云河已經換了一身衣服。

    依然是青衣,甚至連款式都跟原來的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只過,這新青衣是鐵面男人的神力凝結而成,并不是普通人衣服。

    “呃!真厲害!連買衣服的錢都省啦!”貝拉汗笑著說。

    在她的故鄉白羅星,沒有人達到神境,這種用神力凝衣的神通,她還真是第一次見識呀,覺得十分神奇。

    鐵面男人不以為然。

    對于像他這樣的九重無日境修士而言,這只把戲只是小菜一碟罷了。

    透過那張冰冷猙獰的鐵面具,可看到鐵面男人正在用深情的目光注視著云河,不管結界外的世界有多暄鬧,卻完全影響不到此刻他那種久違重逢的欣慰心情,他紋絲不動地抱著云河,耐心地等待著云河醒過來。

    他雙臂穩而有力,仿佛他就是云河最可靠的后盾,他心甘情愿為云河遮風擋雨,甚至是上刀山,下火海。

    站在旁邊的貝拉完全被鐵面男人無視了。

    貝拉覺得十分無語。

    這個鐵面男人,看起來對云河的感情可不一般啊!

    貝拉跟著云河回到地球后就一直住在飛狐谷。

    她見識過飛狐谷的小妖們對云河的熱情,整天吵吵鬧鬧的,雖然溺愛著主人,但是又以吃主人的豆腐為樂。

    像鐵面男人這種,如此著緊云河,又時常一臉嚴肅表情的人并不是沒有,比如護主狂魔趙英彥。

    貝拉在想,這個人該不會是趙英彥吧?

    可是,也不對啊!

    小彥哥來見主人,根本就不需要戴面具好不好?

    再說,鐵面男人的身形也不像小彥哥。

    小彥哥生得高大威猛,玉樹臨風。

    可這個鐵面男人的身材比小彥更加魁梧,就像一座大山那樣。

    從氣質上來說,小彥哥頂多是腹黑忠犬。

    可眼前這家伙,更像是冷面君王。

    因為貝拉在鐵面男人身上,感應到他有類似木星那種君臨天下的氣勢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這個鐵面男人很可能曾經是高高在上的一域之主或一國之君。

    正當貝拉在猜測鐵面男人的身份時,云河已經開始恢復意識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已經被折磨的油盡燈枯,因為太虛弱而失去意識。

    覺得靈魂一直往下沉,沉入冰冷漆黑的無底之潭。

    可是,突然有一道溫暖而熟悉的力量將他輕輕托了起來,不但不讓他繼續往下沉,還溫暖地籠罩在他身上,就像一張被子似的,令他覺得又暖又舒服。

    他做了一個美夢,美好到連夢境是什么他都忘記了。

    突然醒來,他睜開眼睛,覺得神清氣爽。

    被廢掉的修為又回來,手腳又恢復力氣了,身上的傷也不痛了!

    但由于從瀕死狀態回來,他的視覺還沒適應,剛睜開眼睛的時候,神野仍無法聚焦,只看到蒙蒙朧朧的有個黑色的人影抱著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醒啦?還有哪里覺得不舒服嗎?”鐵面男人關心地問他。

    這聲音,充滿金屬的質感,好像是機器人發出來似的。

    可是,正常人說話的聲音,又怎么可能會像機器人?

    只能這么解釋,這個人的聲音是經過偽裝的。

    偽裝聲音,是為了不讓自己認出來。

    那又能說明,這個人的聲音如果不偽裝,只需要說出一聲,就會被自己發現。

    所以,他是為了不讓自己識穿他的身份,才故意把聲音變成這樣?

    可是,對于像云河這種能洞察天機,感應世間萬物的天狐來說,任何偽裝或是掩眼法,在他的眼眸底下,都會無所遁形。

    幾乎這個鐵面男人開口說第一個字時,云河就把他認出來了!

    “蘇……我沒想到,還能見到你。”云河傷感地笑了笑道:“謝謝你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明明在笑,但是聲音有些咽哽,清澈的眼眸瞬間被淚水氤氳。

    聽到云河喚自己為“蘇”,鐵面男人渾身顫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閃爍著惶惶的不安與緊張!

    整個人都愣掉了,都不知道怎么面對云河。

    云河見他嚇得連話都不會說了,輕輕伸出手,把他臉上的鐵面具摘下,流著淚道:“見我為何要戴面具?”

    面具下,是一張年輕而英俊的臉。

    眉宇間的英氣,都被深深的憂愁與自責所掩蓋了。

    原來這個人,就是酈蘇。

    曾經,他是無上神域的皇帝,他高高在上,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他侍奉邪神,將無辜的靈魂獻給邪神,換取無上神力。他神通蓋世,叱咤風云,但也荒庸無道,做盡天地不容之事,令人聞風喪膽。

    他恩將仇報,忘恩負義,不顧念朋友之誼,他喝云河的血,用云河的血煉丹,他將云河幽禁在漆黑冰冷的墨宮,占有云河的妻子,他斬殺了云河麾下無數忠肝義膽的將士……

    他所作所為,令人切膚深恨!

    他得到了報應,他被邪神煉成了半個傀儡人,最后被木星打敗。

    在得知自己被邪神蒙騙之后,他終于大徹大悟。

    在云河靈前,他失聲痛哭,為過往所犯的錯懺悔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心甘情愿被木星收進魂池,接受魂消魄滅的懲罰。

    除了木星,所有人包括云河在內,都以為酈蘇已經被木星融化成魂池之水。

    木星并不是一念之仁,口硬心軟,而是可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,魂池竟然無法徹底融掉酈蘇。

    魂池化去了酈蘇的血肉,他只剩下一副森白的骨頭,他依然不死,魂依然不滅,身軀可以不斷再生。

    既然無法融掉,木星便另作打算。

    將酈蘇變成自己的靈魂奴仆,讓他生生世世為自己驅使,用另一種方式贖罪,以抵消他一生的罪孽!

    在沒有任務的時候,酈蘇被木星幽禁在魂池里,就像坐牢一樣,時刻承受著蝕食融骨之痛。

    這是他認木星為主人后,第一次執行任務。

    他沒想到,為主人做的第一件事,竟然是救云河!

    對于他來說,都沒什么比這事情更加義不容辭了。

    于是,就在云河生死一線的時候,酈蘇突然從天而降出現了!他以絕對的力量,霸氣無比地將云河從鬼門關那里救回來。

    云河問酈蘇,為何要戴面具?

    這話,可把酈蘇問得鼻子酸酸。

    酈蘇心虛地苦笑:“這還不是因為,我害怕你還在恨我,不想看到我這張臉。我更不想令你生氣,想起以前那些痛苦的事情。可我沒想到,你的感應如此靈敏,即使我是無日境,我的偽裝依然瞞不過你。”

    那種金屬質感的聲音消失了,酈蘇恢復了原本的聲音。

    既然被云河識穿了,連鐵面具都被云河摘下來,那么繼續偽裝聲音就沒意義了。

    他的聲音低沉而有韻味,非常好看。

    就像翻開書卷,深情的朗誦。

    “云河,我對你做了那么多錯事,我不奢望能得到你原諒,我只希望在有生之年,能將功補過,盡量補彌給你。我原本是想默默地保護你,沒想到你認出我來。”酈蘇無奈地說。

    云河聽了,一聲不哼,眼淚無聲地在臉上沖刷。

    酈蘇看到云河哭了,心里很難受,他把面具戴回來,自嘲:“我果然是面目可憎之人,你一看到我,就痛苦得流淚了。我還是戴著面具吧!這樣,你心里會好受一些。”

    怕云河心靈受傷,酈蘇不敢再抱他。

    放開手,然后自覺地退后,卑微地站著,跟云河保持著兩尺的距離。

    云河的確恨酈蘇!

    要是酈蘇傷害的是自己,喝的是自己的血,他可以原諒!

    可酈蘇搶走了他的女神,還立希希為皇后!

    酈蘇還殺了九重神殿的人!

    死去數十人,木星只尋找十個人的靈魂,其他人都魂滅魄散,不復存在!

    云河原本是永遠都無法原諒酈蘇的。

    可是,在靈前,看到酈蘇為自己流淚時,他才恍然發覺,自己的心很痛。

    因為,他還把酈蘇當成朋友。

    正因為酈蘇是他的朋友,才讓他更加難受。

    當時,他的內心很矛盾,他不知道該不該原諒這個犯了大錯,又愿意將功補過的朋友。

    而現在,酈蘇在自己最絕望無助的時候,就像神一樣出現,拯救了自己,又把云河內心的那一道坎擊潰了。

    看到酈蘇在自己面前內疚卑微的樣子,云河終于不忍心,流著淚道:“我落淚,是因為欣喜。因為我從前那義氣的好朋友又回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朋友”這兩個字,就像一道溫暖的陽光。

    酈蘇覺得整個世界都亮了……

    “云河,你肯原諒我?”酈蘇激動得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殺了你,死去的人不會回來。你活著將功贖罪,反而能拯救更多的人,這才是我愿意看到的。”云河哭著笑了。

    天啊!現在,酈蘇真的很佩服木星主人的足智多謀。云河的心思,居然被木星主人完全猜中了!

    自己能活下來,獲得重新做人的機會,果真因為云河的一念之仁。

    酈蘇忍不住,撲過去,緊緊地抱著云河。

    “云河,很對不起,以前我做了那么多傷害你的事情……但是從今往后,我絕對不會再讓你失望了!請你相信我!”酈蘇信誓旦旦地說著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云河任由他摟住,欣然地笑著答應了,又道:“那就別再戴那個冰冷的面具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酈蘇幸福地笑著,把面具變走。

    好奇于酈蘇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,云河又問:“你不是被木星大哥收進魂池了嗎?你是怎樣回來的?”
  http://www.mwykmdj.com.cn/70_70097/32972660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mwykmdj.com.cn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时时彩黑客组织交流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