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歷史小說 > 超級外星酒作坊 > 正文 2

正文 2

    見此。周博也是苦笑一聲。看來華麗的進場是免不了了。當即也不再猶豫。迅速使出縛氣功法。腳下爆響一聲之后便跟在辛園身后飛進了納天煉藥場。

    今天是煉藥大賽的最后一天。可以說真的是人山人海。遍目望去全部都是此起彼伏的人頭。觀眾議論的聲音也是非常大。都是在討論著今天誰會獲得冠軍。就在這時。觀眾發現周博忽然從天上飛落下來。并且旁邊還跟著七明皇之首羅蜃的弟子辛園。這可一下子點燃了賽場的氣氛。

    看到這么多人對自己指指點點。周博也是很不好意思的走到賽場的旁邊。而辛園這時沒跟周博一塊。而是找她凡藥宗的朋友去了。此時周博倒真有些像是馬戲團的猴子一樣。這樣供人品頭論足。

    好在周博只是吸引了一小會的目光。因為在他進場之后不到五分鐘。眾位高手便是結伴而來。其中包括岳明與楚焜還有六位明皇。這八人剛一出現便是將全場所有觀眾的目光吸引而去。因為不論修為還是氣勢。這幾人完全是將周博比了下去。

    周博也是帶著敬仰的目光看著他們。只見這八位高手迅速飛到貴賓席坐好。然后便再無大的動作。而他們看來也是見慣了這種大場面。對周圍觀眾的議論絲毫不在意。該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。周博忽然看到一身白衣的劉暮從賽場的另外一個入口進來了。與前幾天相比。周博總感覺今天劉暮給他的感覺有些不一樣。但具體哪方面他倒是說不上來。只是感覺不太相同。

    劉暮剛進來便是看到了周博。四目對視。周博本來以為劉暮會再次收回視線。但這次卻恰恰相反。當劉暮看到自己以后。雙眸便狠狠的盯著自己。從他眼睛內折射出兩道極為陰寒目光。看在周博身上。直讓他感覺像是掉入了冰窖里一樣。

    周博迅速移開視線。心中則是震驚的想到。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這劉暮竟然又用那陰毒的眼神看向自己。而前一次是在第二輪比賽上。但往后就再沒有這么看過自己。但是奇怪的是。今天這劉暮剛一進場便是這樣瞪著自己。究竟是怎么回事呢。

    周博正在為劉暮再一次陰狠的看自己而震驚。而這時。羅蜃忽然是從貴賓席上飛了下來。緩緩落在賽場的正中央。

    “大家安靜一下。”羅蜃伸出手示意全場觀眾停止議論。而等到全場安靜了以后。他才朗聲說:“今天是本屆煉藥大賽的最后一天。也是最后一場比賽。兩位選手分別是有劉暮對陣周俱。”說著。羅蜃便對他倆招了招手。示意他們倆過來。

    兩人都是迅速走上賽場。分別站在了羅蜃的左右兩邊。而周博這時臉上雖然沒什么表情。但是心里可謂是翻江倒海。因為自己自從出現在大眾的注視下以后。劉暮便一直盯著自己看。眼神中的陰毒之意雖然減少了很多。但是看在周博身上也是使他非常不舒服。仿佛全身爬滿小蟲一樣。渾身難受。

    這時候羅蜃是聲音再次響起:“但是為了公平起見。我決定再一次檢驗一下兩位選手的年齡。大家都知道煉藥大賽規定參賽者的年齡必須在一百歲以下。如果他們之中誰的年齡超過了一百歲。將會被直接淘汰。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。全場不免響起一陣小聲的議論。都是不明白為什么還要檢驗年齡。羅蜃眼看現場觀眾又要陷入議論。便大聲說道:“都安靜點。現在我要檢驗年齡了。”說著。羅蜃虛空一抓。手中便多出一顆圓滾滾的白色晶石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知道。這是一顆可以檢驗年齡的晶石。凡年齡在一百歲以內。則會泛出白光。而只要是超過凡人的大限一百歲。那么便會泛出紅光。”羅蜃舉起手中的晶石。對著現場觀眾慢慢解釋道。

    周博這時扭頭朝著劉暮看去。發現他臉上表情波瀾不驚。非常平靜。好像根本就不擔心一會檢驗年齡。這讓周博心中一驚。難道說這個劉暮的年齡并沒有超過一百歲。。

    正思索時。周博忽然看到羅蜃將晶石遞到了自己身邊。先是一怔。然后便迅速反應了過來。忙將手放在了晶石之上。只見一團白光微弱的亮起。

    見此。羅蜃很滿意的點點頭。緊接著。他便扭頭看向劉暮。并將晶石朝他遞去。見此。劉暮先是看了看羅蜃。然后忽然嘴角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。迅速就將手放在了晶石之上。看到這。羅蜃與周博的心不由都是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劉暮手剛剛觸摸到晶石。一團與周博相似的白光便是微弱亮起。這就證明他的年齡應該與周博差不了幾歲。根本就不可能是活了幾百年的盈綴高手。見此。周博心里咯噔一聲。不安的看了一眼身旁的羅蜃。發現在他眼中也是閃現出疑惑與不解。

    “兩位選手年齡都沒有違反規定。”羅蜃又是仔細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劉暮。最后實在是找不出任何破綻。這才無奈的對全場觀眾說道。

    既然年齡都沒有任何問題。比賽也將如期舉行。此時羅蜃已經飛回了貴賓席。場上只剩下周博與劉暮兩人。在接受觀眾歡呼議論的同時。也是在期待著韓白與韓黑兩位裁判上場講解決賽的規則。

    不一會。韓白與韓黑便是輕盈的跳上賽場。他倆很默契的走到周博與劉暮身前。然后劉暮便對著全場觀眾大聲說道:“今天比賽和昨天一樣。分別是分為兩部分。第一部分為煉藥。時間為兩個時辰。在這段時間里要盡可能的煉制最多的丹藥。但是大賽還有一個要求。那就是絕對不能煉制重復的丹藥。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。全場觀眾便急不可耐的陷入竊竊私語。這又是一個新規定。而周博也是暗暗思索著:不能煉制重復的丹藥。這就意味著所有丹藥只能煉制一次。如果重復煉制的話。不但會浪費時間。而且還有可能會被大賽淘汰。

    稍微一想。周博也就理解大賽為什么這么做了。不能煉制重復的丹藥。就是意味著要考察選手究竟會煉制多少種丹藥。而比賽的最后還是會以丹藥的品級與數量來決出勝負。所以你如果只會煉制幾種高級丹藥的話。那可一定無法在這場比賽上勝出。

    看到賽場之上議論聲漸漸小了許多。韓黑就接著韓白的話說:“這第二部分就是決斗。還是跟昨天一樣。等到煉藥結束以后。每位選手都要拿出一顆最好的丹藥來做抵押。然后進行決斗。”

    這決斗的規則倒沒怎么變。觀眾也就沒怎么議論。不過他們都是露出一幅很期待的表情。想想也是。神秘高手劉暮對陣金家通緝犯周俱。這個噱頭想讓人不期待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忽然這時。韓白對著里面大聲喊道:“我宣布。比賽現在開始。”聽此。身在賽場之上的周俱與劉暮相互之間對看一眼。便是迅速朝著草藥區走去。

    等到兩人都來到草藥區以后。周博是率先挑選草藥。而劉暮則是忽然陰狠的說道:“周俱。今天你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聲音以后。周博忽然全身一震。因為他竟覺得這聲音有些熟悉。但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。愣愣的看著他。發現劉暮眼神中閃過的恨意絕不是裝出來的。那是幾近悲痛欲絕之后看到仇人的快感與狠毒。想要殺死對方。但又想要對方永遠痛苦的活著的一種仇恨。

    周博幾乎忘記了自己還在比賽中。這時。青龍忽然嚴肅的說道:“周博。”聽到青龍的聲音以后。周博這才緩過神來。也是趕忙繼續手中的動作。開始挑選草藥。只不過他心中的震驚已經讓他無法正常的挑選。最后。他實在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。問向青龍:“前輩。我認識這個劉暮嗎。”

    “認識。”出乎周博的意料。青龍竟說自己認識他。這讓周博一陣驚慌。又是迅速抬頭看了一眼相貌平凡的劉暮。周博焦急的問道:“前輩。他到底是誰啊。我怎么沒有一點印象。。”

    青龍沉吟一聲。才緩緩說道:“你之所以覺得他陌生。是因為他跟你一樣。都是使用了化容面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。。”周博全身像是過電流一般。一哆嗦。呆滯的看著面前挑選草藥的劉暮。心中震驚無以復加。這個相貌丑陋的劉暮竟是跟自己一樣。也都是使用了化容面具。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他究竟是誰啊。。”周博已經感到有些頭痛了。他怎么忘記自己跟什么人結過如此大的仇。而青龍這時忽然嘆了口氣。沒有答話。反而是問道:“那你覺得這化容術除了你會。還有誰會呢。”

    “趙同牧。”周博下意識的說出這個名字。而剛一說出這三個字。周博猛然像是被一錘驚醒。愕然的看著面前身材挺拔的劉暮。再想起他那有些熟悉的聲音。周博心中不安的問道:“前輩。他……他是趙……趙帆。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應該就是他。”青龍肯定了周博的想法。然后再次深嘆了一口氣。說:“這化容術既然是趙同牧的功法。那么這趙帆會也不足為奇。”

    見青龍證實了自己的想法。周博心里一時間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他是趙帆。那么一切的疑問都能說通了。自己將他的師父趙同牧殺死。當然會將自己視為殺父仇人了。

    而這時。青龍又是緩緩說道:“當年你將他師父殺死。這孩子便將你視為殺父仇人。我也是剛才聽到了他的聲音覺得熟悉。這才猜出了他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那昨天那個劉暮是誰啊。”周博知道既然有化容面具。那昨天那個劉暮絕對是另外一個人。因為按修為來說也絕對不是這個趙帆可以擁有的。

    聽此青龍稍微沉思了一下。才說:“我想。那個人八成就是七明皇之一的薛怒。”說完后。他頓了頓。又是說:“你將趙同牧殺死以后。趙帆便投靠了風琥谷。今次他既然敢來這里參加比賽。背后一定有高人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前輩。你的意思是……”周博心中忽然閃過一個可怕的情況。但不敢說。只得試探性的問向青龍。而青龍深嘆了一口氣。緩聲說道:“我想。風琥谷的魔人應該會襲擊這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。你說風琥谷。”聽到風琥谷三個字后。周博身體仿佛僵在了原地。他腦子里第一個想到的便是趙同牧。緊接著便想到在沼淵森谷里碰到的趙帆與風琥右使。他們的實力都是非常厲害。如果真的襲擊這里。可真是十萬火急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周博心思早就不在這里了。再次看了一眼認真挑選草藥的劉暮。又抬頭看了一眼貴賓席里的眾位高手。都是無所事事的樣子。周博心里著急。要是青龍所說的屬實。他必須要將這件事告訴他們。但是現在自己正在比賽。根本就出不去啊。

    想到這。周博便焦急的問向青龍:“前輩。現在該怎么啊。”青龍也是很謹慎。稍微沉思了一會才說道:“我畢竟只是猜測。如果你現在貿然告訴羅蜃他們。不但會使你喪失比賽資格。而且很有可能打草驚蛇。”頓了頓。青龍又說:“你現在還是專心比賽吧。以羅蜃那大成階段的修為。想必有任何的風吹草動他都應該能知道。你就不用擔心了。”

    見青龍說的在理。周博也是覺得現在還是比賽比較重要一點。當即便不再猶豫。趕忙低下頭繼續在草藥區選取草藥。而這時劉暮好像已經選好了草藥。在奇怪的看了一眼周博之后。便徑直走向原來的位置。見此。周博更是著急。這本是爭分奪秒的比賽自己卻已經輸在了起跑線上。

    周博手上的動作逐漸加快。基本上是看到認識的草藥就往冰凝環里放。不管有用沒有。總之多拿要比少拿好。他是打算將自己開始修真到現在所學會的各種丹藥全部煉制一遍。這其中包括了青夕教的。而后他又從郭老那里得來許多高級藥方。這樣林林總總的算下來也有十種左右。這場比賽應該夠用了。

    但現在又有了新的問題。那就是煉制丹藥的時間只有兩個時辰。在這兩個時辰里。只能勉強煉制出四顆四級丹藥。根本就沒有時間煉制其他低級丹藥。比如說是復靈丹。這讓周博不由得有些頭疼。

    只過了兩分鐘的時間。周博便覺得拿的草藥已經足夠了。也是趕快轉身回到賽場中央。他這時發現劉暮還是拿出了他那個灰色的藥鼎在煉制。但周博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。那就是雖然藥鼎內生出紅色火焰在煉制丹藥。但他的注意力則是一直不在藥鼎上。而是一直低著頭。

    見此。周博好奇的看過去。就發現在藥鼎后面他的右手上竟然催出一個黑色的空間。而一團凈白色的藥液正在黑色空間里面翻滾著。看到這。周博真的是震驚了。他沒想到這個劉暮竟然從一開始就打算用空間環和藥鼎同時煉丹。


  http://www.mwykmdj.com.cn/34_34850/32972758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mwykmdj.com.cn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时时彩黑客组织交流群